实名制受害人张英波致新闻媒体的一封求助信

我叫张英波,男65岁,是石家庄天同轻工机械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还是石家庄市铁骑重工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这两个名称实为一个企业两个营业执照。本公司有职工126人,其中技术人员23人,中高层领导和科室人员18人,生产人员85人。

公司是机械装备制造企业,主要生产钢铁生产企业所需各种装备和备件,公司主要产品是轧钢厂所用的冷床,包括棒材和各种型材所用的冷床,该产品销售到除台湾和海南外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并出口至非洲及东南亚十几个国家,并有多项专利。

本公司是国企改制企业,原企业改制后同石家庄市铁骑重工有限公司合并有了生机,但这次因贷款担保上当受骗而使公司面临倒闭,职员全部下岗。

我们希望上级有关部门帮助。

一、制止石家庄市开发区法院执行拍卖因法院进行的评估和拍卖违反法律秩程序。

二、调查审理井陉商业银行做的“面谈笔录”的假证。

三、调查审理井陉县农村商业银行行长王渊的受贿嫌疑。

2015年公司因银行贷款到期,还银行贷款后,急需流动资金。当时与上海一家外贸公司鉴定了孟加拉吉大港市一家钢铁厂的设备制造合同,合同金额九千余万元。当时原贷款的建设银行,因贷款政策变动而不能提供贷款。经段玉祥介绍认识了葛保红,葛说她名下的企业德胜塑料有限公司在井陉农商银行给了2400万元的额度,但它们的抵押担保申请贷款,贷款下来后她的企业共用三百万元或四百万元。其余归我公司使用。我当时认为这样我公司流动资金就可以解决就同意了。

由于此贷款受骗造成了孟加拉吉大港市钢厂没备制造九千余万元合同无法执行损失利润近二千万元。张北凯加罗矿业锌矿开采设备制造合同无法执行损失近六百万元。哈尔滨轴承钢生产没备制造合同无法执行损失近一千万元。

经葛保红多次与井陉农商银行协商,银行同意贷款1800万元,这期间一直是葛保红在跑此事,我没有参与,2015年7月6日我问葛保红贷款跑的情况葛说差不多了,要不你跟我去看看,这是我第一次参与此事,跟葛保红到井陉农商银行后她让我在大厅等候,自己进去找王渊行长谈。

2015年7月22日同葛保红到井陉农商银行签定了抵押担保合同,签完担保合同后,井陉农商银行拿出了一份打印好的“企业情况调查”说你看情况如属实就签字吧,这是借款人和担保人企业的基本情况。第一页和第二页上半部分是借款人的情况。德胜塑料公司的法人代表王志琰已签字,第二页下半部分是我公司的资产、人员、年产值介绍,我看了基本属实就签了字。

自此以后我一直在关注贷款什么时候放款,时常询问葛保红和农商银行的信贷员杜文玉。直到2015年8月12日我打电话问杜文玉,杜文玉告诉我应该快了,别着急等等吧。第二天,2015年8月13日我和段云祥见了葛保红并请她们吃了饭。葛保红还骗我说贷款应该马上下来了,我再催催农商银行。2015年8月14日晚,我通过关系查到,实际上贷款8月10日就已放款,15日我同段玉祥将葛保红堵在她的办公室,严厉指责其欺骗行为,并让她打开电脑查其账目。原来8月10日放款当天在农商银行的要求下,葛保红将1283万余元返回农商银行替她名下另一个企业沃林科技有限公司还了欠贷,另将516万余元打到正大化工有限公司并立即返回葛保红账户,然后立即转到石家庄晋州市葛保红的农合账户,用于非法吸储事宜。

此事之前我们对沃林公司一无所知,更不知该公司欠农商银行贷款。

自此到处奔走,向公安局、经侦大队、市纪委等部门反映和举报此事均得不到答复,状告无门。

关键原因:

1.是井陉农商行行长拿了葛保红的好处费葛说给了他30万元。其中葛保红从我这是要走了10万现金。

2.面谈笔录是造假。

3.德胜塑料给银行的报表和正大化工的购原料合同都是在农商行指导下造的假。

之后产生一切负面连锁。

2017年3月15日井陉农商银行将我公司起诉,被石家庄高新区法院拨回,井陉农行找关系没让法院判决而撤诉。

后来我公司向井陉法院起诉,申请因葛保红德胜塑料公司和井陉农商银行联手借款还旧担保无效。法庭上农商银行拿出了一份《贷款调查面谈笔录》当时我们一看这是2015年7月22日所签的《企业情况调查》,其第一页换成了《贷款调查面谈笔录》。

面谈时间是2015年6月30日,地点是德胜塑料公司。而实际上我从未到过德胜塑料公司,2015年6月30日我和陈文辉谈租房协议,午饭后同孙建芳、吴会丰、于海燕在我公司打麻将。参加面谈的人也至今未见过面从不认识,况且2015年6月我本人还没介入此贷款事宜。我是2015年7月才参与此事的。我们要求法庭审理调查此事,法庭不予支持,结果我公司一审败诉。我公司又上诉到石家庄市中级法院,负责法官叫任磊我们的律师单金泰找任法官沟通,任法官当时很气愤,认为此案明显是疑点很多应该发回重审。开庭不久任法官找我的律师说领导施加压力,让维持原判。主管副院长一定让他维持原判,他实在顶不住了,结果二审我公司败诉。

这期间井陉农商银行将此债权转移给了杨超,2017年10月16日杨超向石家庄市开发区法院起诉申请物权担保后又撤诉。然后二次起诉,法院只给8天时间应诉,申请延期法院拒绝,结果我公司败诉。杨超此人与一直想购买我公司土地的赵志江是一伙的。其购买债权目的就是为了谋求我公司的土地。

现在开发区法院将我公司土地房产强行拍卖,之前我们对评估向法院提出异议,异议1.评估师资质不合格未年检。2.评估与杨超关系密切应回避。3.评估价格太低(28938900元)而我们已和宜村房地产公司签定了股权转让协议。价格为1亿元,但开发区法院不予理睬。也不给拨回异议的裁定法律文书。我们到法院去索要也不给,理由是评估公司补交了评估师资质评估公司也给了一份说明。我们为此事咨询有关专家说事后补交资质评估无效,评估公司说明不能代替法院的法律文书,法院必须给出法律文书。

目前我公司土地房产被以29438900元拍卖。如拍卖后,公司所欠职工的工资、生活费、劳保、社保、医保都得不到解决,许多职工已开始上访,并有几十个职工要去北京上访。公司领导多次劝阻无效。会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如按我们与宜村房地产的转让协议进行的以上问题都将得到解决。请有关部门为社会安定,为职工活路为法律的公平公正,帮助纠正违法事件,强烈要求相关部门领导同意我们的执行异议申请,并对我们提出的异议申请撤销该拍卖。

附:执行异议申请书:

申请人:石家庄天同轻工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高新区黄河大道19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3010170070309XL,法定代表人:张英波,该公司总经理。

请求事项:

请求贵院依法撤销对申请人名下房产土地的拍卖及停止办理任何手续,并对申请人名下房产土地进行重新评估拍卖。

贵院在执行实现担保物权纠纷一案中(执行案号(2018)冀0191执713号),于2019年2月14日,对申请人名下土地房产进行了拍卖,但拍卖程序严重违法损害了其他竞买人及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申请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提出执行异议申请撤销该拍卖。

事实与理由:

1、拍卖程序违法。

贵院拍卖申请人财产应当通知申请人,但贵院并未通知申请人,致使申请人对拍卖事宜不知情,未能参加竞买,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2、拍卖公告内容不一致。

贵院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发布拍卖公告要求竞买人交纳保证金300万元,而在拍卖平台京东网上发布的拍卖公告中要求竞买人交纳的保证金是500万元,变相限制了潜在竞买人的参加,违反法律规定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3、未如实公告拍卖标的物的情况。

申请人名下土地上有“锦江之星”酒店在开业经营,该酒店价值较高,对应的使申请人财产价值也较高,而拍卖公告对此占有情况并未如实公告,使申请人财产价值贬损,对其他竞买人不公,使申请人财产贱卖,损害了申请人的权益。

4、对申请人所提执行异议未予处理的情况下直接拍卖违反法定程序。

贵院对申请人名下的土地房产委托评估机构进行了评估,评估报告作出后申请人对该评估报告向贵院提出了异议,并提交了书面异议申请,该异议也属于执行异议,贵院应当对申请人所提异议予以书面答复,而不是以评估机构补充资料及说明作为贵院的答复,贵院应针对申请人的异议作出裁定,申请人对作出的裁定可以申请复议或者起诉,但贵院至今未对申请人所提异议作出任何裁定,变相剥夺了申请人向上级法院提出主张维护自己权益的机会,贵院在没有作出裁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