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伊文:北约的科索沃战争留下了什么遗产和影响?

【文/尹伊文】

今年4月4日,北约在华盛顿举行高峰会议,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在1949年4月4日,北大西洋公约在华盛顿签署,因此4月4日被视为北约的“生日”。北约50周年的峰会,是1999年在华盛顿举行的,不过不在4月4日,而是迟了20天,在4月24日至25日。那时正是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科索沃战争紧张时期。

现在西方主流媒体在叙述科索沃战争的时候,都将其描述为北约的巨大军事胜利:北约凭借空中武器的骄人优势,以零伤亡的代价,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迫使受到俄罗斯支持的南联盟停战就范。这种话语叙述,歪曲了历史,掩盖了一些关键性的事实。

2019年4月4日,美国华盛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外交部长会议上在此举行。

1999年北约在华盛顿召开庆祝北约成立50周年峰会的时候,气氛是紧张而沮丧的,那时北约看不到胜利即将来临的曙光。美国国防部的新闻通讯称:“这次峰会不是庆祝,而是工作会议”,是要想法找到解决科索沃危机的办法。

当时北约在南斯拉夫已经轰炸了两个月,由于科索沃地形多山,空袭难以击中坦克等军事目标。南联盟塞尔维亚的军队把坦克藏在科索沃的山谷洞穴,还发明诡计来欺骗北约的飞机,用纸板木板作成假坦克误导轰炸目标。

北约的飞机不能进行低空飞行,因为山地形势太过复杂,而且很怕伤亡会引起国内的反战情绪。因此南联盟在科索沃的军事力量受到的损失非常有限,根据北约在战争结束后的检测,南军的600辆坦克中只有97辆被击中,其中被击毁的只有26辆,没被击毁的经过修理有些可以使用。如果北约单单依靠空袭,很难击垮南斯拉夫在科索沃的军事力量。

北约也考虑了出动地面部队,但南斯拉夫周边国家的态度却对北约的地面行动非常不利。多数国家不允许北约利用其领土发动入侵,北约可能利用的只有北面的匈牙利和南面的阿尔巴尼亚。

若从匈牙利入侵,需要通过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那将是一场和南斯拉夫的全面战争,而不是科索沃的有限战争,北约诸国显然都没有胃口打如此的“大战”。

若从阿尔巴尼亚入侵,则又有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阿尔巴尼亚是欧洲的“第三世界”穷困国家,在1990年代的转型中经济又搞得很糟糕,港口和公路都非常落后。它的港口缺乏运输北约大量军事设备物质的能力,它的公路承受不了北约的重型坦克和装甲车,而要改进港口和公路的状况,则需要很长的时间。另外,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接壤的地方山势险峻,地形“易守难攻”,北约需要付出相当的伤亡代价才可攻入。

1996年我去过阿尔巴尼亚,对那里基础设施的落后深有体会,公路坑坑洼洼,我乘坐的小型汽车都不能快速行驶,更别说重型车辆。当时阿尔巴尼亚的转型处于混乱状态,政府失能,到处可见“无政府主义”现象,譬如,道路当中会出现一座新房子,这是有人任意侵占公地建造起来的;国企的门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这是人们到国企里面去偷抢物资和设备的结果……1999年阿尔巴尼亚的情况稍有好转,但仍然非常糟糕,北约要想快速改进公路和港口几乎是不可能的。

北约面临的“不可能”难题,给了南斯拉夫战略机遇。南斯拉夫可以采取“持久战”的战略,拖住北约,等待转机。在经过一两个月的轰炸之后,北约陷入了越来越窘迫的重重困境,尤其是大量平民被误炸伤亡,使北约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舆论批评。科索沃的很多平民为了躲避北约的轰炸,逃到山里居住,如果到了秋冬的时候北约的轰炸仍不停止,山上的严寒将会触发饥寒伤病等一系列“人道主义灾难”,北约将会受到更严厉的国际谴责。

这种进退两难的困境,正是4月底华盛顿50周年峰会时北约面临的。那么,北约后来是如何摆脱了困境呢?是发明了什么新的先进武器吗?不是,帮助北约摆脱困境的不是武器,而是俄罗斯,是叶利钦。

1999年春天,叶利钦也处在困境之中,那是俄罗斯的经济困境给他造成的政治困境。八个月前俄罗斯经历了卢布崩溃的打击,叶利钦在国内声望扫地,他急需资金来挽救颓势。叶利钦很渴望得到西方的经济援助,他想通过帮助北约摆脱科索沃的困境来帮助自己摆脱国内的困境。

由于俄罗斯是南斯拉夫的最重要支持者,俄罗斯对南斯拉夫的决策有巨大的影响力。俄罗斯人和塞尔维亚人都是斯拉夫民族,又都信奉东正教,有着历史深远的纽带。

科索沃战争爆发时,俄罗斯的总理是普里马科夫,他很支持南斯拉夫,很反感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为了帮助北约,叶利钦5月12日撤除了普里马科夫的总理职务,又任命了亲西方的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作为解决科索沃问题的特别代表,负责和北约谈判。

在5月和6月期间,俄罗斯和西方及日本等8个大国举行了G8会议谈判讨论解决科索沃战争问题。会议谈判的结果产生了所谓的G8方案,要求南斯拉夫从科索沃撤军,战争停止后在科索沃由联合国驻军维持和平稳定,而且必须包括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部队。不过,当俄罗斯说服南斯拉夫接受了G8方案后,却转眼间发生了“偷梁换柱”,联合国驻军被偷换成北约驻军,只是再外加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部队,而且是要在北约的“统帅”之下。

俄罗斯本是在帮助西方解决难题,帮助北约从轰炸科索沃的进退两难困境中解脱出来,想不到却受到了如此的对待。6月中旬北约“凯旋”进驻了科索沃,伴随北约的胜利是叶利钦的彻底失败,他连西方的经济援助都没有得到。

冷战后的转型激变,使俄罗斯的国力一落千丈,昔日的超级大国被完全边缘化了,俄罗斯别无选择,只得忍气吞声。不过,在忍气吞声的背后,一场巨变在俄罗斯政治舞台上被静悄悄地触发了。8月9日,叶利钦任命普京为总理,12月底叶利钦辞去了总统职务,俄罗斯开始了普京时代。

在科索沃战争后的普京时代,俄罗斯的国际影响力慢慢地从谷底渐渐上升。美国呢?科索沃战争对美国产生了什么长期影响呢?

科索沃战争给俄罗斯留下的是失败羞辱的遗产,给美国留下的是胜利自豪的遗产。在绝大多数美国人的心中,科索沃战争是一场美国“零伤亡”的胜利,仅仅依靠高科技优势武器的空袭就大获全胜,是美国单边主义可以解决国际问题的经典范例。极少有人会去认真研究科索沃战争发展的事实,去了解俄罗斯扮演的角色,并且认识到科索沃的结局是“政治解决”而非“军事解决”。这种思维,令大多数人享受了心理满足,也令美国轻易地发动了两年后的阿富汗战争、四年后的伊拉克战争。这两场战争,都使美国吃了苦头,在经济、政治、外交方面遭受了长远的损失。

不过,当大多数美国人沉浸于自我陶醉的思维中时,也有理性的智者很早就看到了问题,譬如前总统卡特就在科索沃战争时撰文纽约时报,批评美国不耐心进行谈判、鲁莽动用武力、绕过安理会、弱化联合国,还特别强调要依靠俄罗斯的外交活动来解决美国的困境。但是,智者的声音总是被大多数人的喧嚣淹没。

智者声音被淹没、缺乏远瞻理性的意见被采纳,这已经成为美国外交决策的常态,甚至在屡吃苦头的情况下仍然如此。这种常态是源于美国的决策体制,用优主政治的理论来分析,可以看到这是因为民主体制中的“趋中化”效应。趋中化是指趋向于中等水平,不是趋向于高端,也不是趋向于低端。由于民主制遵循“多数决”原则,这给趋中化提供了制度环境。低端愚蠢的意见虽不能被大多数人认同,但高端智慧的意见也常常不能被大多数人理解,大多数人认同的是中庸的、非高智的意见。再加上利益集团的游说和蛊惑,中庸意见往往被误导,使政府决策有利于小集团,有损于国家社会的长远利益。

冷战结束之初,美国的国际地位曾空前优越。但三十年来,它不断地下滑。如此的下滑都是自我决策错误所致,并非受到外部力量的攻击。如果美国的决策制度无所改进,下滑将继续下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