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吟”郑忠如斯说之322我人生的第九个大学西安美院

正因为当年是中央美院广军教授的慧眼识珠大力举荐,1997年我平生首次个展得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成功举行。万事出矣!

 

在我艺术人生的节点上冥冥中总有一股力量在支撑在加持,左右着下一段奇妙的旅程。

 

头顶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信然!

 

 

1999年11 月11日“八、九十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颁奖仪式在青岛美术馆举行。庆功晚宴就在我们下榻的国家气象局青岛度假村,晚宴后我们江苏版画院的画家们一起出去溜湾,右出大门走了不到一公里,君武突然拍我肩膀说:“郑忠!你到家了!”我说什么到家了?君武说:“海安路!”果然不远的前方耸立着一个路牌“海安路”赫然在目,江苏省版画院院长李树勤接着喃喃自语:“今天的活动只对郑忠一个人有着特殊的意义!”后来才知道,国家气象局青岛度假村东面围墙往东叫海宁路,西面围墙往西叫海龙路,就度假村围墙东到西的这一段路叫“海安路

 

我平生以前已经出现过两次11的奇遇,而这一天,1999年11 月11日“八、九十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颁奖仪式之日获奖者江苏海安人郑忠走在青岛的“海安路”上,我丹田深处沛然生起一股浩然之气。

 

第二天晚上,一个领导敲开了我的房门,第一句话:“郑忠!你的画 画的那么好,为什么不到我们西安美院来?”我很是愕然!

 

 

2000年11月份由西安美院版画系、西安美院科研处举办的“郑忠丝网版画艺术展”在西安美院美术馆举行。

 

 

郑忠与西安美院版画系主任杨劲松教授。

 

 

第二年11月份,“郑忠丝网版画展”在西安美院美术馆举办,西安美院的院领导大都来看了郑忠画展,好评如潮。

西安美院油画系崔国强教授邀请我去他乡下的画室看他的油画,崔国强是画黄土高原和陕北乡土题材油画的代表性人物,作品获过全国美展的诸多大奖,在当时的中国油画界名声很大。

到了画室崔兄亲自在大厅中间端了一张单人沙发,茶几上泡了一壶咖啡,自己从库房搬画,放在厅墙的中间,看一幅让我评价一幅,再搬一幅,再评价,总共让我看了他当时的全部作品两百多幅油画,对于我而言其实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后来到西安市区一家西餐厅,崔兄问我“郑老师!我的这么多的作品从来没有给人看过,包括杨院长他们,你是惟一看到我这么多作品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吗?”他看到我不解的神情,郑重其事地说“西安美院美术馆有史以来你的《郑忠版画展》是唯一一次让我感到震撼的画展……”我感到震惊!

崔国强教授请我看画的消息在西安美院不径而走,于是好几位老师私下找我到他们家中、画室看画、提意见。

其中一位领导盛情相邀,我一看他的画愣住了,不知从何说起,他们看到我犯难的表情,说请我直言“郑老师!我们看了你的画展,为你敏锐的感觉、细腻精到的表现和独到的艺术语言所感染,有如一股清新的风,我们在学院划地为牢,论资排辈,与隔壁邻居老死不相往来,很难听到真正、客观、有见地的评价,你是我们敬佩的真正的艺术家,请从实评价,帮助我们改正、有所进步,我们洗耳恭听。

事后我感觉我对美院的判断是对的。学院派这个词在历史的象限里本来就是一个陈腐、封闭的代名词,现在因为我们的官本位文化的作祟弄的鱼目混珠。

 

开始上课了,版画系主任杨劲松教授对同学们介绍了郑忠在丝网版画上独到成就云云。他们一走,我对同学们说“不要听他们的,他们在吹我呢!我的年龄比大家年长十来岁,在丝网版画上比大家多接触早了几年有些经验,尤如刘佬佬进大观园,大家愿意在丝网版画领域探险的话我在前面引导,第一周必须百分之百听我的,第二周可听我百分之八十,第三周可听百分之六十,第四周以后到第九周这个单元结束之前可以不听我的,你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据说同学们觉的很新鲜,说过去从来没有哪个老师这样教学的。

 

八十年代未我是以设计师的身份心血来潮研究印染工艺,自证自悟做出丝网版画的,当时我还不知道社会上已经有“丝网版画”这个说法,只是醉心于它独特的魅力所在,发人所未发,可谓剑走偏锋,这才是郑忠丝网版画最特殊的地方,九十年代初我们工厂做国外订单来样复制生产面料,我以工程师的身份制定工艺来进行生产管理,这又养成了我的严谨与精到。中国的丝网版画比西方也就晚十多年,中国的丝网印刷及印染很快与世界高科技同步,都是引进瑞士和意大利的最新设备,处于比较先进、甚至领先的水准,但我们美院的丝网版画教学相对落伍、保守、滞后。

而我得天独厚、近水楼台,学院毕业后分配在一个现代化的丝印工厂,在丝网版画的研究上是时代的恩典。这也是那位伯乐领导独具慧眼的所在。

 

因为美院的丝网工作室地方有限,同学们兴趣盎然,自动分三班倒。美院给我安排的宿舍就在美院门口离学校很近,我也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也跟着三班倒,随时把握同学的反应与引导他们萌动的思想,教学相长,也激发了我很多的灵感,我也是在向同学们学习。学习气氛如火如荼。

 

每周课的最后半天,我给同学们的习作做讲评。从每个同学画面上的情况作评述、引导、设问、催生新的无限可能性,简直是在带领同学们在时空上作心灵的探险,每到周末同学们会自动将各自的习作给我摆好,然后让我开讲。大家各抒己见,群情激昂。

 

一天班长找我说有人要请吃我饭,我很纳闷,班长诡异的一笑说您郑老师给面子就是,到饭店才知道主家是两个从来不来上课的同学,我说学生上课老师教课天经地义何必多此一举?他们说以前的老师上课是照本宣科,听了没劲,不如自己自学,他们听了同学们的议论,偷偷到画室去看了几次,感觉同学们的画变化之大,郑老师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对学生负责、热情、有思想有方法,他们愿意跟我好好学。

其实是两个很有个性很有思想的孩子,后来果然看到他们进步、变化很快。

 

西安美院来了一个人物,本来是途经西安去西南某高校任职的,因杨晓阳院长的极力挽留而留在西安美院,据传该大咖说“闭门谢客著书立说,三年不下楼,三年不会为西安美院做一点事情”,哦!好牛!这就是著名的学者美术理论家彭徳先生。

以前曾在媒体上读过彭先生的诸多文章,高山仰止,近在咫尺,内心不觉有一种冲动与渴望。于是通过美院的朋友传递心意,阿弥陀佛,彭先生赏光,答应晚饭后见我二十分钟。是晚我带了画袋到先生府上请教,没有客套,开门看画,从先生的眼光、询问,我艺术的自信心再一次得到充电。看过来再看过去,再挑出好几幅他感兴趣的提问题,我一一解答,然后先生了解了我的求学经过,对艺术的理解,不觉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最后先生一本正经给我看了面相,还让我露出牙齿,郑重其事地说:你将来会有大成的!

不敢再耽搁先生的时间了,我提出告辞,先生竟然送我到了电梯门口,挥手作别,先生和蔼的笑容定格在心灵深处。

 

 

讲了丝网印刷的原理之后,讲感光介质的运用,教同学们利用大自然的拓片获取更多的“原素”作为感光的“菲林片”,刚好西安美院大院内有许多的拴马桩、饮马槽。其中最醒目的当属栓马桩,矗立一片,依山傍水,高低参差,巍峨壮观。其古朴的造型,外表苍桑富于肌理效果。

那天天很冷,但同学们在用宣纸包裹石栓再拓墨后,强烈的黑白关系于天空的映衬下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尤其几十根石栓以点成线成面形成的效果图与美院的建筑构成了一件装置行为艺术,这偌大的自然空间效果吸引了其它系的学生一起加入了拓印的行列,几个时辰下来,真仿佛古人诗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整个西安美院园区笼罩在黑白的对比中,恍若置身世外月球的空幻感。

同学们又辅之以红色的毛线在青松翠柏间以线相联,又用拓片印成的半成品从一片山岗栓马桩中铺路,又有一个同学别出心裁用仿宋体做了几个很有张力的字“西安美院造”铺在通道之上,短时间内引起校内外的人来此观看,一时“西安美院造”这件装置行为艺术让西安美院轰动了。院外很多的摄影家、媒体记者纷至沓来。同学们(不仅是我教的这个班)也为自己不经意做成这件壮观的作品,沾沾自喜,心有所得。

 

第二天下午我在丝网工作室正和同学们做讲评,版画系副主任杨峰来了,带来一份西安美院院办的红头文件,原来是一帮退休的老教授们觉的“白色恐怖”不吉祥,一群人闹到院长办公室要求撒展。院办也觉的作为教学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但拗不过老人家们,只好如此作罢。杨峰兄说“很好!这个红头文件也是西安美院造”的一部分,圆满收场。

教完这个单元就放寒假了,没想到的是正月初一上午我接到西安美院朋友的电话说整个西安美院都在谈郑忠的“西安美院造”,我感到诧异!原来美院好多的同学寒假没回去,大年三十夜在西安美院大门口把周围的邮亭、小售货亭等公共建筑上都包上宣纸,一并拓墨,气象森严,换了人间。引起了很多人心理与精神的共鸣。

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这是同学们自发自觉自为的一件杰作,听说彭徳先生给了很高的评价。

 

2001年“两岸三地版画邀请展”在西安美院举行,左起:郑忠、魏谦、尹吉男、闻松、常工。

 

 

郑忠在西安美院见到了自己的恩师美国西东大学客座教授廖修平先生,廖先生对郑忠1991年“南艺现代版画研修班”结业后这十年的成就给予高度肯定与赞扬。

 

 

西安美院按排部分参展艺术家参加黄帝陵祭祀大典,郑忠与台湾十青版画会的艺术家在一起。

 

参展艺术家西安美院张凌、郑忠、广州美院邓耀明。

 

在轩辕黄帝陵前行跪拜礼毕,手机响了,是当时塞浦路斯共和国驻华大使洛里亚打来的,她用不十分钟流畅的中国话说:“郑忠!你好吗?我刚回到中国,我把你的事情办好了,明年五月你的个展将在我们国家的首都尼科西亚文化中心举行……”我感到一怔,此时此刻此地此消息!上天眷顾!我并没有请大使给我办个展啊!哦!多好的一个国际友人!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2003年3月“郑忠版画欧亚巡回展(首展)”在西安美院美术馆举行。

左起:谢爱军、戴信军、张凌、杨锋、郑忠、杨劲松、崔国强、闻松、陈斌。

 

西安美院是我的风水宝地啊!自1993年在西安美院举办的“全国第五届三版展、中国版画版种大展”我的处女作《米字格系列之一》获两展银奖及美国廖氏版画优秀作品奖,从此开启了我的版画家生涯。从2000在西安美院版画系任教,又给了我一个充实、提高和反思的机会。我从哪里来?我该往哪儿去?要让自己的艺术不受阻碍无限制的成长。一程又一程,一站又一站。

 

向西安美院致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