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驴:从人间烟火,到山海辽阔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快手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最接近故事最初面貌的答案可能是:

“让每一个渴望得到注意的人,得到注意。”

这也是井元林(快手昵称:二驴的)四年快手生涯的写照。

在接触快手之前,出身农村,小学毕业的井元林随着父亲来到了石家庄,就像每一个立志在城市中开疆拓土的年轻人一样,他进行了很多尝试。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井元林做过服务生、做过保安,跟着白手起家的父母在石家庄的街头烤鱿鱼,这段经历的印象如此之深,以至于直到今天,井元林都闻不得烤鱿鱼的味道。

在这筚路蓝缕的几年里,井元林的家庭积攒了足够的财富,也终于在石家庄站稳了脚跟。

而烤鱿鱼的味道,就如同那些年艰辛创业的经历一样,深深印刻在了他的记忆中。

那是人间烟火气。

或许,这就是他在快手的征程中,独特而深刻烙印的来源。

生活安定后,井元林的工作是健身教练,也因此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另一位在快手赫赫有名的头部网红平荣,在此之后,夫妇二人在井元林父亲经营的饭店旁开起了烟酒售卖店。

此时此刻,安心于小富即安平静生活的井元林夫妇还没有意识到,在短短几年后,他们将会在快手上登临流量顶峰,并作为短视频时代的传奇故事,而被时代记忆。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安迪沃霍尔告诉我们:

“在明天,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

属于井元林的15分钟,来的轻易而猛烈。

和所有不经意的成功一样,井元林在一个闲来无事的午后,拉上了父亲餐厅中的服务员,开始了自编自导的短视频段子拍摄,这段十余秒的短视频在快手上迅速爆红,一系列短视频段子的成功,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井元林以千万级的粉丝量,登顶快手。

截至今天,这个数字是4113万。

这是一个烟酒售卖夫妻店小老板渴望得到关注的故事。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至此,井元林的人生转入了一条狂飙突进的轨道,这个来自黑龙江鸡西小镇,时常因为迷路而在家门口来回打转的东北男人成为了快手上的超级网红。

和很多沉迷于眼前繁华的网红不同,快速走红的井元林并没有在接踵而至的名利场中迷失,注意力是互联网最珍贵的资源,但注意力从不专宠于某一个人。

喧哗四起,归于沉寂。

这不是井元林想要的结局,他开始有意识的组建自己快手主播矩阵,这里面包括父亲餐厅的服务员,自己的发小朋友,当然,也包括他的妻子平荣。

这个决定,为日后井元林人生的第二次狂飙突进,埋下了种子。

所以说,命运中的一切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井元林人生故事的第二个转折起始于2018年,在之前的一两年间,井元林的人生遭遇了跨平台纠纷,快手的短暂雪藏,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

直到今天,我们还能从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用词夸张,低劣不堪的恶意公关稿中看到井元林当年遭遇的风暴。

人在青云直上时往往缺乏洞见,只有进退维谷时,才能看清潮水的方向。

这一年,井元林开始关注直播电商。

此时,距离李佳琦成为“口红一哥”全网出圈还有一年,距离直播电商GMV突破万亿,百舸争流的“直播电商元年”还有两年。

但是,这个日后改变了互联网商业模式底层逻辑的直播形态,已经开始绽放旺盛的生命力。

井元林的第一次尝试是在妻子平荣的快手账号上销售服装。

然而,这一次尝试很快遇到了挫折,从一个以打磨内容为核心能力的超级网红,到一个专精于供应链,选品,仓储与物流的商人,这样大幅度的跨界遇到了大量让井元林夫妇猝不及防的问题。

对流量与粉丝转化率的错误估计,高昂的市场教育成本,井元林夫妇的服装生意很快捉襟见肘,在困难的时候,库房里挤压了高达10万的库存。

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井元林夫妇开始了对平台属性,粉丝结构的全面复盘,最终,他们决定从粉丝最关心,需求最密集的日化产品入手,从供应链源头端获取低价高质货源,以为粉丝谋福利的心态,开始了第二次直播电商的尝试。

后来,快手官方把这种以社区化粉丝为销售目标,从供应链原点筛选产品,去除品牌与各环节议价,最终通过直播销售的商业形式高度概括为:

“让老铁们买到源头好货。”

这一次,井元林夫妇找到了潮水的方向。

直播间的流量有了突破性的提高,直播间的交易额节节高升。

为了更接近供应链,更好的网络直播速率,整个井元林团队甚至集体搬家到了广东。

在2020年,随着整个直播电商产业的集体爆发,井元林夫妇再一次登顶快手。

只不过,这一次,井元林的身份不再是超级网红“二驴的”,更多的时候,他默默扮演着幕后管理者、支持者的角色。

他的新身份是广东玺茜日化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

2020年,5月10日,格力董事长董明珠来到了井元林夫妇的直播间,在这场快手官方鼎力支持,寄予了快手直播电商由“白牌销售”转向“品牌销售”战略提升的直播中,井元林将直播间打造成了日常厨房的样板间,增加了更多机位,做足了预热。

最终,3.1亿的最终成交额甚至远远超出了董明珠自己的预期,相当于格力2019年线上销售一年的总体销售额。

毕竟,她上一次直播带货仅仅完成了几十万的销售额。

次日,格力电器股票大涨3.16%,创2个月新高。

至此,井元林夫妇和他们所代表的快手直播电商,正式进入主流品牌商和投资机构视野,实现了快手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与主流话语圈的“接轨”。

我们真实地见证了井元林从奋力创业的农村小伙,到一呼百应的超级网红,再到挥斥方遒的成功商人的转变。

井元林的故事,或许正是快手传奇故事的缩影。

生于市井草莽,野蛮生长,最终君临短视频时代。

拨开人间烟火,我们看到了山海辽阔。

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

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如果说财富的快速增值给井元林带来了什么。

除了给家人更优渥的生活,也让他拥有了完成很多心愿的能力。

从偏远农村,从街头巷尾,从人间烟火里成长起来的井元林,现在最想做的事,莫过于回到这片成就了他,塑造了他的土地上去。

他要从一个“被看见者”,做一个“去看见”的人。

2016年,井元林向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教育局捐赠30万元,用于扩建当地希望小学。

2017年,井元林向江苏南通“护生小居”关爱意外怀孕并无力生养孕妇项目累计捐赠50万元。

2017年,井元林带领团队赶赴九寨沟县7.0级地震现场,现场每户捐赠2000元。

2019年,井元林夫妇向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捐赠2万元,用于向全国范围内受火灾影响的民众救助。

2019年,井元林向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捐款10万元,用于“壹基金驰援宜宾地震”项目。

跟很多获得财富自由后转向慈善捐助的企业家不同,井元林在单纯的捐款捐物以外,更为在意将那种成就了他的稀缺资源带给贫困地区。

那就是,注意力。

在快手官方出版的《快手传》中,有这样一段叙述:

“只要乡村被看见,就能产生连接,只要产生连接,就能诞生无数可能性。”——《快手传·快手扶贫:看见每一个乡村》。

如同宿华在序言中说的那样,童年的第一个幸福感,是要有光。

有了光,就能被看见。

而被看见,在我们这个喧哗四起的时代,是最为珍贵的东西。

被看见,被关注,被链接。

这种力量,改变了井元林的人生。

他也希望,用这种力量,改变更多人的人生。

在快手,看见井元林,看见”看见的力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