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者的底气从何而来?

6月3日,85岁的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陶庙镇截河村村民黄广付骑自行车外出,正常骑行中,在村口被同村村民孙玉莲驾驶的一辆电动三轮车从后面撞伤。老人被送往医院后,家属被肇事者威胁,要求必须说是自己摔伤的,否则,一分钱的医药费也别想拿到,“有本事就去告”。

交通事故认定:肇事者负全责

黄广付的家人说,身体一直很硬朗。虽然年过85岁,但日常的农田劳作一点也不耽误。

6月3日,老人骑自行车去镇上办事,没想到遭遇飞来横祸。

家属担心,身体的创伤和心理创伤,会给老人带来严重的打击,特别是受到肇事者的威胁后,老人情绪极其低落。

根据巨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可知,当天上午7点40分左右,孙玉莲驾驶电动三轮车,由北向南行驶,至截河村路段处时,与同方向骑自行车的黄广付发生交通事故,造成黄广付受伤,两车损坏。经调查,孙玉莲违反了交通法,负全部责任。

然而,尽管有公安部门的事故认定,但由于黄广付在村里没有什么“背景”,至今,肇事者也没有担负一分钱的医药费。

交通事故细节,触目惊心!


黄广付家属回忆了事故发生后的一个情节,触目惊心!

黄广付被撞后,倒地昏迷。肇事者孙玉莲并没有立即拨打急救电话,而是等老人自己醒过来。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老人在路上一直躺着。最终,围观村民越来越多,截河村支部书记寇尊安(与肇事者孙玉莲有共同亲属)迫于压力,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才将老人送往医院。

就医过程中,肇事者威胁黄广付家属,要求必须说是自己摔伤的,否则,一分钱的医药费也别想拿到。

根据医院诊断纪录,老人腹部外伤、颈髓损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左侧面部擦伤,左侧肘关节皮肤擦伤,右侧大腿部皮肤擦伤,左侧髋关节软组织损伤。

黄广付家属表示,1.6万元的医疗费用全是黄广付自己垫付的。家属称,老人被车撞到之后颈椎突出压迫神经,需要2-3个疗程修复神经的药物进行治疗。然而,在与孙玉莲家人的沟通中,黄广付的家人屡屡碰壁。

发生交通事故后应该怎么办?

发生交通事故后,应该怎么办呢?

警察提示,如果有人员伤亡,驾驶员要停车保护现场,第一时间在来车方向设置警示标识,立即救助受伤人员,打给120,拨打报警电话联系交警。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也明确告诉我们该如何正确做。

然而,另黄广付家属痛心的是,老人竟然在马路上昏迷了两个小时,肇事者却不管不问。甚至老人住院期间,肇事者都没有去医院看过老人,“于情于理都很过分”。

目前,黄广付老人已出院回家,医疗费仍没有着落。老人整天在家以泪洗面,生活不能自理,甚至连碗筷都拿不起来。老人家属曾将希望寄托在村支部书记寇尊安身上,但由于寇尊安与孙玉莲有共同亲属,所以也无济于事。

黄广付家属表示,在依法治国的当下,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关心类似事情,避免自己和家人发生此类悲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