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今墨与张孝骞——纪念施今墨逝世五十周年

施小墨     薛钜夫

1956年两会期间,毛泽东主席宴请了医学界的委员和代表。其中中医有家父施今墨,西医有张孝骞、林巧稚、黄家驷等专家,席间毛主席对家父讲:“你很有名啊,我年轻时就听说过你的大名;然后突然指着坐在他两旁的施今墨与张孝骞问‘你们同行是不是冤家啊?’”家父明白这不是玩笑,而是毛主席在问:你们中医和西医团结的好不好!家父连忙回答:“我们不是冤家,我们是老朋友啦!”

                                                      施今墨与张孝骞的一张珍贵照片

的确,父亲与张老的友谊要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1948年12月家父门诊遇到一位沈姓病人,才32岁。病已两年,两下肢痠胀无力,久坐即感麻木,逐渐加重,走路出现进行性加重。家父通过中医四诊后又让患者解衣,查看双下肢皮肤的颜色深浅是否一致。继而蹲下,又去摸双腿的温度和肌肉软硬弹性有无差异。他发现病人两下肢温度不一样,肌肉丰满程度也有差别。经过详尽的检查后,父亲根据中医理论脾主肌肉、脾主运化。认为是脾失健运造成的筋脉肌肉失养。西医诊断像“进行性肌萎缩”。但他西医只是粗通,未精研读。于是给当时协和医院有名的张孝骞教授写了一封信,请求帮忙会诊。并让自己的学生薛培基陪同病人前去。

当时张孝骞教授与家父并不相识,但看信后,立即为沈姓病人做了全面检查。最后诊断:进行性肌萎缩。并对薛培基说:“施先生不仅中医功底深厚,西医水平也高于一般医生。这个病人目前还在此病初起阶段,临床体征还不明显,极易漏诊。施先生仅靠物理诊断的细微变化,就怀疑此病,并不避中西医之嫌,请我会诊,很难见到这样的中医!你回去和施先生讲,改日我定登门拜访。”

以后果如其言,开始了施张两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友谊,两人常常相互会诊病人,张老让自己的儿媳找施老调理妇科;施老叫自己的学生薛培基向张老学习西医。这是同行是朋友,不是冤家的一段佳话!

2019.8.24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