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婚姻更不易

虽然婚姻本是“家务事”,但企业家的婚姻由于涉及巨额财富、企业发展等问题,时常引发公众的高度关注,被舆论用放大镜观察。

企业家的婚姻状态虽然没有娱乐明星那么引人关注,不过由于他们离婚将面临巨额财富、企业发展等问题,时常也会引发公众讨论,比如贝索斯的世纪离婚案一度成为热门话题。

4月16日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个人朋友圈透露,自己已经离婚两年,现在的身份是“单身妈妈”。

人生的起起落落,大概就是如此。上天对你的任何馈赠,其实都早已经标记好价码。无论是婚姻,还是事业。

共苦易,同甘难

和普通人不同,企业家离婚总是会成为热点话题,富豪夫妻分道扬镳的个中故事更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绝妙谈资。

张瑞敏曾说过“没有几个企业家的婚姻家庭是圆满幸福的”,很多企业家离婚事件的屡屡上演,这句话不断被印证。

虽然婚姻本是“家务事”,但企业家的婚姻由于涉及巨额财富、企业发展等问题,时常引发公众的高度关注,被舆论用放大镜观察。

就拿世界首富贝索斯与麦肯齐来说,他们结婚一年后成立了亚马逊,从初创公司到如今的电商巨头,亚马逊的成就离不开贝索斯夫妻的共同努力。但功成名就后,昔日的恩爱夫妻却分道扬镳。

 

贝索斯离婚后在推特上发的声明,宣布两人已经完成财产分割和离婚手续。来源:推特截图

贝索斯夫妇并非孤例,很多企业家夫妻在艰难困苦的阶段能够患难与共,却在苦尽甘来后选择了各奔前程,能共苦,却无法同甘。

王石与前妻王江惠识于微时,两人相互扶持多年,也是在成功后选择了结束婚姻。2012年王石离婚的消息爆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王石、王江穗、田朴珺这三个名字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王石与王江惠也曾以恩爱形象示人,一个为公众熟知的故事是,王石在二次登顶珠峰后,第一时间告诉前妻,“我登顶的每一步,都如同我们的婚姻,也离不开你和女儿的支持,我会珍惜我们的家庭,与你一起登上人生的顶峰。”

言犹在耳,却传来了离婚的消息。婚变消息传出后,王江惠发布声明承认离婚,并表示希望外界不要过多猜测,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无关对错,并感谢王石一起陪伴走过的美好岁月。

据悉,王江穗的父亲是原广东省的高官。王江穗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王石的事业,唯一的一次被关注是在2007年7月6日,王江穗买入46900股万科A股票,到7月19日报收于23.31元。当王石老婆买自家股票的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业内和股民巨大反响,出现“违规操作”和“内幕交易”等质疑。王石出面解释道歉,此事才算平息。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据万科内部人士透露的消息,王石与王江穗的确已经离婚。两人已20年没有感情,一直没有公开,直到女儿长大,遇到新的缘分才有了“婚变”一说。

由于涉及财产分配,企业家离婚大都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付出天价分手费的首当其冲的是曾经的女首富吴亚军。

在吴亚军的创业历程中,爱情与事业泾渭分明,她在创业的同时,前夫蔡奎也在独自创业。在吴亚军看来,爱情归爱情,事业归事业,两者不掺杂在一起。

多年之后,吴亚军成功了,蔡奎的公司后来也跟她的合并了,夫妻俩最终成为龙湖地产的股东,但蔡奎从未在公司担任职务。

2012年7月,吴亚军及其家族位列中国家族财富榜单第二名,仅次于三一重工梁稳根家族。但是,吴亚军夫妇两人走过了地产行业辉煌的日子后,家庭婚姻开始出现裂变。

2012年8月,48岁的地产界女首富吴亚军与丈夫蔡奎结束了20年的婚姻。当时,二人曾合计持有龙湖地产39.06亿股,占比75.6%。离婚后,蔡奎获得了龙湖地产30.2%股份,共计200多亿港元的资产。不过,由于蔡奎并未在公司担任职务,离婚并未引起股权变动,对公司运营也没有造成影响。

吴亚军曾是中国最富有的女人,但离婚让她的资产缩水将近一半,女首富的名号易主碧桂园联席主席杨惠妍,并连年蝉联,吴亚军此后再未登顶。

爱成往事,伤害继续

在贝索斯离婚案中,为人称道的是两人即使离婚,依旧对彼此感恩,以两人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实现了双赢。王石、吴亚军等企业家离婚时,也是以和平收场,并未有公众猜测的豪门恩怨发生。

和平分手已是难得,企业家离婚时多的是佳偶成怨偶,反目成仇继而影响公司发展。爱已成往事,但婚变却对公司产生了不可逆的伤害。

中式快餐第一品牌“真功夫”的没落就始于一场婚变。由于真功夫创始人蔡达标与前妻潘敏峰离婚,导致他与另一创始人潘宇海(潘敏峰弟弟)之间的亲情纽带消失,进而引发纷争。在经历问题排骨、二奶门、经济犯罪、对峙公堂,再到锒铛入狱,这一桩离婚案具备了一出都市商战电影的大部分精彩元素。

真功夫董事长蔡达标与妻子潘敏峰在1991年成婚,2006年9月两人离婚,但为了引入VC向所有人隐瞒婚变。据潘敏峰描述,在真功夫去家族化问题和离婚财产分割上,蔡达标一次次用“为了真功夫,为了孩子”之类的话,让她在公司和家庭的阵地渐失,直到2008年蔡达标停掉她和弟媳窦效嫘(真功夫监事)的工资和社保、2009年蔡达标私生子事件曝光、2011年3月18日看到蔡要把潘宇海挤出真功夫的“脱壳计划”,她才反应过来,“别人侵略我们怎么办,打回去!”

打回去的表现,就是后来见诸媒体上的真功夫高管从2008年开始为管理权展开的数轮文斗、武斗,文武斗解决不了问题,最后对簿公堂,蔡、潘两家反目成仇。

2011年,潘敏峰起诉要求分割蔡达标持有的真功夫一半股权,或折价补偿其4.7亿元财产。2011年4月22日,经广州市公安机关侦查,证实蔡达标等人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犯罪行为。经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对蔡达标等4名嫌疑人执行逮捕。

蔡达标被捕后,由潘宇海接手运营真功夫。毋庸置疑的是,这场由婚变引发的公司控制权之争,严重拖累了真功夫的发展脚步。

由于婚变而影响公司发展,真功夫并非孤例。

土豆网CEO王微的离婚纠纷曾一度为成为典型案例,甚至还催生了“土豆条款”这一新名词。这一现象令风投们焦灼,是否应该在股东协议中增加所投公司的“CEO结婚或者离婚必须经过董事会”这样的条款。

2007年,土豆成立两年后,王微与主持人杨蕾举办了婚礼。但这场婚姻仅仅维持了1年零3个月。2008年11月,王微第一次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法院12月开庭审理,不予离婚;2009年9月,王微再次起诉,被判离婚,财产分割另案处理。

2010年11月10日,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就杨蕾此前提出的离婚财产分割诉讼采取了行动,冻结了王微名下三家公司的股权,其中包括其所持有的上海全土豆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份。

这令王微始料不及。因为就在前一天,土豆网刚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上市申请,拟以红筹形式赴纳斯达克上市,最多融资1.2亿美元。而全土豆公司持有土豆网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是土豆控股旗下至关重要的内资公司。

土豆的上市申请不得不推迟了。这一迟,就是近半年。

直到2011年6月10日,离婚财产纠纷达成和解,杨蕾同意不再主张分割王微名下公司的股权,王微才重新获得全土豆公司多数股权的完全控制权。

最终,王微以总计700万美元的现金补偿“赎身”成功,解除了土豆网上市的最大障碍。

等到王微解决好家务事、重启IPO时,美国资本市场早已变冷,上市惨状与8个月之前优酷上市的热闹光景形成鲜明对比:土豆上市首日下跌12%,市值7.1亿美元;而优酷上市首日大涨161%,市值超过30亿美元。

王微这次婚变付出的代价不菲,除了700万美元的补偿,还错过了上市最好的时机,被对手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赶集网创始人杨浩然与王微面临过同样的尴尬,作为拟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婚变影响了赶集网的上市进程,导致未能成功上市,最后只能与58同城合并。

据媒体报道,针对赶集网、土豆网等前车之鉴,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曾表示,今日资本已规定,对准备投资的公司,凡是老板已婚的,要访谈其老婆。但她也承认,“谁也不能保证你访谈完了就不会出现问题,也不能保证能白头到老”。

“白玉兰”股权与家事研究中心在其一份研究报告中分析认为,“对企业家、公司、风险投资来说,都需要重视婚姻对公司、企业、投资可能产生的影响。”研究报告建议,创业者要注重对各自的婚前财产进行明确约定,在界定婚前财产后要进行必要的公证或约定,明确婚前财产的范围。“特别是在风险投资进入公司是或者上市前,股东与配偶、公司、其他股东等签署相关协议,以保障公司及相关利益主体的权益。”

参考资料:

《没有几个富豪的婚姻是圆满的富豪天价离婚盘点》,人民网

《王石与前妻王江惠曾经恩爱羡人,王石离婚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凤凰网

《真功夫情毒:为引VC隐瞒婚变蔡达标的“桃花劫”》,中国企业家

《赶集创始人杨浩然前妻诉其恶意转移财产》,TechWeb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